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介绍

关亚东

尚派形意拳第三代传人—侠武狱警关亚东

短镜头:
“打,狠狠打,死了我负责!”
二十多个壮汉,个个手持棍棒,旋风一般卷向一个男子!刹那间,棍棒横飞,那个人倒在地上,捂着致命处求饶。壮汉们毫不理睬,抡园棍棒雨点般落下。
  旁边的人惊呆了,再打下去,非出人命不可,可是壮汉们凶悍无比,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阻拦。
  “住手!”随着一声吆喝,一个身影飘来,从棍棒缝隙中挤进人群。只见来人双臂一振,顿时振飞几个人手中的家伙,接着一矮身,扫堂腿势如破竹,七八个人倒出三步开外。他夹起被打的那个人,冲出重围。
“我是关亚东,你们都老实点!”  壮汉们听到“关亚东”三个字,个个噤若寒蝉,站在那里不敢动了,怪不得这个人能在转眼之间撂倒七八个人。撞上了关亚东,服了。
关亚东,就是本文主人公。

小档案:  世界著名武术家评审委员会这样介绍关亚东:

关亚东,祖籍黑龙江哈尔滨,1964年生于辽宁沈阳。少年习武,钟情形意拳、八卦掌、太极拳。先后为王铁成、张同群、李宏的入室弟子。担任辽宁省形意拳研究会副会长,一级教练,国家武术六段,国际武道联盟黑带六段,国家级武术裁判。2008年被评为“世界著名武术家”。现任辽宁省辽阳第一监狱禁闭、矫治队兼内管队队长、一级警督。

高手是这样炼成的: 

关亚东自幼崇文好武,慕侠嗜剑。这位叶赫那拉后裔,承袭祖上骁勇善战的血性,苦练武功,小小年纪就博得侠客名声。

关亚东说:“习武最忌闭门造车,中华武术博大精深,自己在家盲目地练,能有多大出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读书和练武一个道理,艺不压身。”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关亚东有幸拜在形意拳第五代、八卦掌第四代传人王铁成门下学艺。王铁成是为师形意拳一代宗师李汉章之高徒,抗日战争时期,李汉章一个人徒手打死过20名日本匪寇,侠名远播,被著名武术家程廷华冠以“铁臂熊”绰号。王铁成尽得李汉章真传,关亚东在王铁成指导下,系统习练形意拳、八卦掌、杨式太极拳。

名师出高徒。关亚东能吃苦,悟性好,得内家拳体用窍要。王铁成对这个弟子大为赏识,把自己的本事倾情相赠,关亚东真正成为形意拳第六代、八卦掌第五代传人。传统武术很寂寞。不像练拳击、跆拳道、散打等竞技类体育项目,可以参加国内国际赛事,中国武术尽管在世界上威名显赫,但是很少在重大赛事上争得一席之地。在影视方面频频抛头露面的中国功夫,难免有些虚构成分。关亚东学武,不是为了练花架子好玩,他实实在在追求武术真谛,致力弘扬中华民族崇文尚武的精神。因此他多方求艺,广拜名家。

1999年,关亚东带艺拜师,再拜武当三丰自然门第二十四代传人张同群门下。张同群系武当三丰自然门第二十三代掌门人闾山道士杨明贤的高足,杨明贤武功高深,经常济世救人,江湖人称“杨道长”。张同群不忌讳关亚东是王铁成的弟子、形意拳第六代、八卦掌第五代传人,悉心传授本门的形意拳、八卦掌、吴式太极拳。

关亚东有深厚的武学功底,对三丰自然门融会贯通,得窥内家拳练用之径,以勤学精进追赶成三丰自然门后起之秀。张同群把关亚东视为收山的关门弟子,立为武当三丰自然门第二十五代传人。

在武术界,像关亚东这样身兼形意拳第六代、八卦掌第五代、武当三丰自然门第二十五代三种传人的并不多见。他明白艺无止境这个道理,内家拳的精髓,不是一朝一夕练就的,尤其形意拳,大架子都一样,各家有各家的心得,要不然能分那么多流派?关亚东志在追求形意拳的最高境界。


 

到处都有传奇:
  “我是双重身份,首先是人民警察,特殊的身份要求我平时养成特殊的气质,在充分满足法律要求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完成见义勇为和保驾护航的使命。其次是武林中人,我必须养成武者应有的豪气、胆量和心净如水的境界。这两种身份,赋予我特殊的人格:不允许我成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旁观者。”
  关亚东身高一米七六,一脸和善,看不出赳赳武夫的冲天豪气,内敛儒雅的气质散发出不可抗拒的亲和力,谁也不会相信他是地地道道的武林高手。常年习练内家功夫,关亚东对传统养生之道独有心得,显得容颜年轻,不熟悉他的人很难从外表看出他的实际年龄。
 关亚东的传奇故事很多..........。
 

制止调犯群殴:
  1985年春,21岁的关亚东在铧子监狱(即现在的辽阳第一监狱)当狱警。当时监狱准备向大西北调犯,那些家伙都是在全国范围内第一次“严打”时抓起来的,仇视社会,仇视同类。对于即将押赴大西北服苦役,他们牢骚满腹,叫骂震天。调犯车皮紧张,铧子监狱将那批犯人集中关押,一连半个月走不了,狭小的空间里,犯人情绪偏激,冲突不断。
  调犯中有两个大“地赖”,过去都是称霸一方的人物,谁也不服谁,这回关押在一个号里,俩人一对眼,火气就上来了,拉起架势就要玩命。旁边的犯人立即分成两伙,火拼一触即发!关亚东那时候年轻气盛,一个人进号,大大方方站在两大“地赖”中间。五大三粗的家伙们没把年轻的关亚东放在眼里,吼道“滚开,要不连你一起弄死。”关亚东冷笑一声,伸出双手抓住两大“地赖”的腕子,稍一用力,俩人像麻袋一样摔出去,砸倒两堆人。 “老实点!”关亚东不动声色,警告一声。 两人莫名其妙,这个小警察够厉害的,一招打败两个“大哥级”人物!俩人老老实实站到墙角,不再打了,号里立马安静下来。 那段时间,关亚东单独制止了五起殴斗及群殴血战,并为驻地检察院提供了是否对罪犯起诉的最直接证据。

 

千山紧急援助:
  千山是全国著名风景区,游人众多。1985年5月2日,关亚东在千山旅游走到五佛顶时,由于人多拥挤,一名沈阳游客被挤到石阶下,头部摔在岩石上,当即鲜血淋漓,昏死过去。同伴吓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关亚东拨开人群走过去,告诉伤者同伴不要慌,想办法送医院抢救。山高路窄,急需担架,他向一个游客借一把短刀,打算削断两根小树做担架。短刀不锋利,全凭内力作用,斩断树干,三下五除二制造了一副简易担架。“来,把伤号放到担架上!”大家看到希望,纷纷帮忙,关亚东凭着自己良好的山地平衡技术和长途耐力,将伤员从山岭陡峭灌木丛生的千山深处抬到山下医院。
  事后,沈阳游客的同伴对关亚东万分感谢,还拿出钞票往他口袋里塞。关亚东淡淡一笑,转身走了。

 

危急时刻必出手:
  铧子镇很小,有一点小事都会传很远。那里的人经常提起关亚东及时出手,避免车祸的故事。
  那是1987年夏天,在铧子街上有一女青年骑自行车,路面坑坑洼洼,她绕开一个大坑,拐到路中间骑行。这时后面上来一辆大货车,女青年突然拐到公路上,大货车刹车不及,眼瞅着一场车祸即将发生!正好关亚东路过,他冲出人行道,跑到公路中间,双手施展虎形回抓的招数,抓住自行车双把,连人带车拉向右侧,大货车司机得以在仅有的倒出来的空位间隙,使劲向左打轮,紧擦着自行车后轮而过,避免了一起交通肇事。女青年这才知道自己躲过一场劫难。“要不是大哥出手,出大祸了!”司机停住车,擦着冷汗,不住地感谢关亚东 “也就关亚东有这能耐,换别人,恐怕救不了人,还搭上一条命!”铧子镇上的人十分感慨。

 

特殊切磋:
  关亚东有一身好功夫,很多人都知道,但是没有人看见过他和别人过招。1989年4月,驻地武警营房警体训练,邀请关亚东参观指导。赶上这场合,谁不想看看关亚东的身手?他上场表演一套形意拳,拳脚如风,场外喝彩不断。但是大家总觉得不过瘾,非要看看真功夫不可,武警方面也张罗推举高手向关亚东挑战。
  关亚东不想和别人过招,拳脚无情,万一伤着谁都不好。此时,武警选出一位拳击教练,和关亚东比武。这位教练有过五年拳击训练经验,身体强悍,一上场就拿出必胜之势。关亚东看得很清楚,这不是“切磋武艺”,对方动真格的了。教练大吼一声,双拳滚滚而来,呼呼带风。关亚东两次避让,意在提醒对方适可而止。谁知对方攻势不减,咄咄逼人。关亚东使出连环扫腿招式,一脚将对方踢飞。围观的人齐声喊好。

只身闯虎穴:
  发生在2001年3月9日的“309刀伤案”曾经轰动一时。五名歹徒报复杀人,将一名女子砍了数刀,造成重伤。作案后歹徒逃走。
  警方随即对五名歹徒开展追捕,歹徒穷凶极恶,可能携带枪支,危险随时发生。根据群众提供线索,五名歹徒藏在一栋平房里。平房地形复杂,强攻肯定吃亏,敌在暗,我在明,没必要造成无谓牺牲。指挥部需要一名警察化装进屋探听虚实。明知巨大危险随时会出现,关亚东说:“我去吧。”说完,他穿上收破烂的衣裳,身藏一支短枪和一挂七节鞭,推着破车接近平房区。
  平房一带很静,透着大战前夕的紧张气氛。关亚东吆喝着收破烂,若无其事走到目标跟前,果然看见五个男子,拿着刀,凶神恶煞一样。“找死啊,滚!”关亚东装作没听见,还是往前走,歹徒急了,骂骂咧咧围过来。关亚东平静地说:“放下刀吧,你们走不了啦。” 手中九节鞭鞭花一抖,歹徒的尖刀落地。歹徒知道碰上高人了,乖乖投降。

2001年5月7日,一名警察遭到三人围攻,这事让关亚东遇上了。那三人挥舞凶器,狠狠地向一个警察扑去,血案难以避免。关亚东迅速冲过去,瞬间双按掌、八卦转身、上步鹰捉,解除三人手中的四块砖头和一根木棒。三个人茫然不知所措,眨眼之间手里的家伙没了!当他们看清眼前站着的是关亚东时,吓得回头就跑。

威风八面大英雄:
  “在广义上说,武术是生命健康的总和,在狭义上说,武术是解除危险的工具。武术是集养生、表演和技击三位一体的文化体系。一个成熟的武者一定在此三方面都能驾轻就熟、深受其益。”这是关亚东对职业与兴趣的诠释。
  2007年春天,关亚东发起、筹建灯塔市武术协会,首任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
  2007年5月,关亚东应邀参加纪念中国十大著名武术家李文彬诞辰九十周年活动。李文彬是沈阳市人。7岁习武,1933年成为形意拳巨擘尚云祥的关门弟子,尽得真传。李文彬积极投身于武术传播工作,李文彬弟子遍及海内外,其中有不少高徒在国内外武术大赛中名列前茅。
  李文彬的儿子,尚派形意拳第二代掌门人、国家武术八段李宏特别看重关亚东的人品,欣然将关亚东收到门下。关亚东成为尚派形意拳第三代传人。
  2007年5月18日至20日,辽宁省举行传统武术交流大赛暨全国传统武术交流大赛选拔赛,辽阳第一监狱的关亚东、金长贵、齐兵代表辽阳市武术协会参加,在来自全省14个市的近800名运动员中脱颖而出,分别获得男子枪术金牌、刀术银牌和男子通臂拳、形意拳表演奖。
  2008年7月24日到27日,辽宁省“前程高中杯”传统武术交流大赛暨第三届世界传统武术锦标赛选拔赛在大连金州举行,关亚东带领金长贵、张尚勇、刘振、刘学忠应邀参加。
  大连金州前程高中操场上,1300余名武术运动员龙争虎斗,辽阳一监由师徒构成的团队,在与武林精英的竞技中一路狂歌,斩关夺隘,摘金获银。关亚东获得男子B组短器械一等奖,刘振获得男子C组短器械金牌;关亚东和张尚勇分别获得男子B组形意拳二等奖和男子C组短器械二等奖,各获一块银牌;刘振获得男子C组形意拳的三等奖,获得一块铜牌。金长贵和张尚勇还在男子B组拳术和短器械和男子C组形意拳表演奖。辽阳一监代表队还被评为道德风尚奖。

磨砺“镇狱之剑” : 
  “辽阳一监历来有习武健身的良好传统,很多干警在业余时间一起练武,共同交流,练就了一身好功夫,既锻炼了身体,又提高了擒拿格斗技能和本领,已成为监狱改造工作的生力军。关亚东和张尚勇等同志在实际工作中就凭着高超的功夫曾多次平息扰乱监管秩序事件,打击了个别服刑人员的抗改造行为,树立了干警的威武形象。”
辽阳第一监狱政委王瑞华说。
  本文开头提到的那次关亚东制止二十余人殴打一人事件,就发生在辽阳第一监狱。
  在辽阳第一监狱,关亚东工作一直很出色,29岁就被提拔为副大队长。2007年10月底,调他到禁闭、矫治中队任中队长。这个部门关押的是危重罪犯,是打击狱内各种邪恶行为的前沿阵地,有“狱中之狱”的说法。关亚东知道肩上的担子有多重。
  这些年关亚东威名远走,不少人追随关亚东,跟他学习武艺。关亚东培养徒弟很务实,着眼于以实战为主的训练导向,赢得了徒弟们的信赖,授徒远至国外。作为关押危重罪犯的“狱中之狱”领头人,关亚东决定在监狱成立武术队,为监狱培养新一代武术实战型警察,储备和磨砺未来的“镇狱之剑”。

武术家的升华:
  自武术队成立以来,关亚东就确立了“以武强警,广泛传播,技击制歹”的宗旨。他从上海市公安局闸北分局六名警察被刺身亡这血的教训中进行大反思,首先想到是如何进行警察单兵作战意识的强化,其中包括平时真正意义上的临战反应、应急机制等心理强化刺激。
  关亚东在勤学苦练的同时,大量阅读和整理武术资料。增加对武术的理解和诠释,并在此基础上开始武术理论的探讨和写作活动。他结合辽阳第一监狱服刑人员冲突事件的特点,拟订了处置突发事件的快速反应为进攻模式,在这种模式引导下进行实战演练。
  关亚东向监狱政委王瑞华写了请战书,主动要求监狱将自己训练出来能打善战的警员纳入奥运安保序列当中,在特殊时期为监狱秩序的稳定作出应有的贡献。
  王政委看了报告,很受启发,组织有关人员对这支民间武术队进行了现场调研,并当场对以武强警的行为给予了高度的肯定。提出了警与武结合时应注意的问题及今后的发展方向。
  在政委的鞭策和鼓舞下,武术队的习武劲头更加高涨,工作劲头更加积极。查漏洞、巡违纪、布耳目等细致入微的安保活动在武术队成员中默默而卓有成效地进行着。
  关亚东最终被世界文化科学院评审委员会评为“世界武术家”。
  关亚东计划今后在中国武术、泰拳和拳击流派的基础上博取众家之长,建立一套适宜警察日常工作特点的搏击术,成就“警”与“武”,“义”与“侠”,正义与力量的最佳结合。

后记:
  这就是关亚东,有着强烈的英雄情结,熏陶成儒雅刚烈、深沉豪放的性情。他以武术为底蕴,在警界二十余年的峥嵘岁月中,十余次荣获省、市及本单位的先进个人;在血与火的枪拔刀扬中屡书传奇,累计救下、救活八人。
  我们从关亚东这个习武人的身上,看到一个真正习武人、一个武者、武师所要承担的文化交融的使命和一个人民警察傲然挺立,无坚不摧的战斗意志。这两者的重合构成了他完整的性格角色。

 

站长:寒江雪 邮箱:3157458382@qq.com 京ICP备14058129号-1 技术支持:济南和辰科技有限公司